白岩松:请不要再给中国孩子减负了!今日话题关于这个话题,你有特别的故事想要和社长分享吗?欢迎在留言区与社长聊一聊,别忘了点个“在看”哦!往期好文
发布时间:2019-06-12 12 来源: 互联网 浏览量:13


(点击图片可直接跳转到往期热文

作者 | 库里的小迷妹

来源 | 华人瞰世界(abcmedia)



说到底,教育减负,

注定是一个五输的结局。


苦了孩子,

累了老师,

伤了家长,

毁了教育体系,

赌上了民族未来。




前天有个热搜是这样的,一位毛坦厂考生一年做了5千张卷子,所有的卷子堆起来足足有一米多高。


他们九十多个人的班级,筹集了班费三万块,三分之二都用来买卷子做题。不仅如此,考生们每天学习到凌晨两点,因为熬夜免疫力下降,需要提前吃一些药物预防生病。



听起来确实辛苦,但经历过高考的人都知道这无可厚非,但让我意外的是,这样的一条热搜下,充斥着各类嘲讽。


有说这样的考生就是赤裸裸的刷题机器。



还有直接断言了孩子们未来的评论。


还有人把毛坦厂中学和中国造不出芯片联系了起来。



还有这种把那些拼命努力的人比喻成“废品”的评论。




还有这种让人目瞪口呆的言论。


这些评论的核心思想,

就是重压下的孩子,一定没有出息,

要有出息,必须要“减负”,要“快乐教育”


然而,他们不知道的是,

减负,才会葬送中国孩子,

葬送我们的民族未来!


就像白岩松近日接受采访时说的:

没有高考,你拼的过富二代吗?!




2009年,教育部发文提出“小学生在校时间不得超过6小时”。

今年两会后,教育部长陈宝生表态:

减负再难也要减,否则宝宝不高兴。

宝宝不高兴,后果很严重!

十年过去,教育部的指导思路仍然是减负。


昨天,微博上有人问,如何看待当下“快乐教育”的议题?

很多人提到了相同的一点:

说是减负,实为增负。

首先,精英们绝对不会主动减负。

多出来的时间,他们购买了更奢侈的教育。

下午三点半放学后,小孩都去了哪里?

有读者说,她一个月给女儿报了8个课外辅导班。

送她去学奥数,学英语,学钢琴。

在丛林模式下,谁给自己减负,谁就是自愿退出竞争。

其次,条件一般的家庭,削尖了脑袋给孩子创造最好的条件。

一个北京的宝妈说,在职父母每天请假接孩子放学,根本不现实。

必须有专人接送孩子,辅导作业。

几经权衡,她只能选择放弃工作,回归家庭。

这个代价,是她的30万年薪。

至于没钱的家庭,孩子只能回家打游戏,或者在工地上玩泥巴了。

发现哪里不对了吗?

在快乐教育的体系下,寒门难再出贵子了。

举个最简单的例子。

刘强东给中国人民大学捐过1000万,其中500万资助学习好的学生,剩下500万规定只能资助贫困学生。


结果他发现,资助贫困学生的500万根本花不完。

因为贫困学生数量,已经寥寥无几。

自从中国开始给学生减负,学校退出公立教育以后,资源就全部倾斜到了私立学校。

中国家长越来越累,负担越来越重,各种教育机构大赚特赚。

快乐教育费啥?

费爹,费妈。

更准确地说,费钱。

退一步讲,学习和快乐一定是矛盾的吗?


换句话说,恢复高考42年来,那些成绩优异的孩子,每天都活在痛苦之中吗?

当然不是。

很多人都忽视了一件事:优等生自有他们的快乐。

那是探索未知的兴奋,竞争取胜的满足。

我人生最充实的一段时间,就是在高中。

说实话,每天都累得要死。

挑灯夜战,废寝忘食。

早上走在路上,连眼皮都睁不开。

但我无比快乐。

尤其是当我的成绩从年级前50,蹿升到年级前5的时候。

那感觉,就像全世界都在为你让路。

我心里燃起了太阳,终于有了对人生的掌控感。

那种浸透四肢百骸的美妙体验,我之后再也没体会过。

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自有黄金屋。

这种高级快乐,我相信所有优等生都懂。

我悟出了什么?

一个对我人生最重要的道理,直接搭起了我价值观的底座:

付出,是可以获得回报的。

好好学习,每次都考第一,是非常非常幸福的。

优秀会逐渐变成一种习惯,给你带来良性循环。

你发现自己不比任何人差,变得越来越自信。

心理学家埃里克森,有个著名的八阶段理论。

其中在学龄阶段,孩子首先要解决的,是“勤奋对自卑的冲突”。


学校是训练儿童提前适应社会的地方。

他们必须完成学习任务,才能获得勤奋感。

只有当孩子的勤奋感大于自卑感时,他们才能获得“能力”这个东西。

也就是说,教育学家该干的事情,不是让孩子在摆脱教育中变得反智,而是让他们在优质教育中获得信心。

如果只是想让“宝宝”高兴,那一人发一台任天堂Switch,我保证他们能从年头嗨到年尾。

但这种快乐,是你想给孩子的吗?

别说孩子最大的快乐是不学习了,我们成年人不也一样吗?

周末一天到晚玩手机,沉浸在那些廉价浅薄的奶头乐里。

快乐是挺快乐,但人成了傻子。

人类能从森林古猿一步步走到现在,

靠的就是战胜惰性。

要想人前显贵,必得人后受罪。

这句话虽然糙了点,却是铁打的现实。

昨晚看到一篇高于高考的推送文章,一位读者的留言,让我印象深刻:

小时候,我不理解爸妈为什么对我这么严格。

等到步入社会,亲历了残酷的竞争后,我越来越想感谢他们的严格。

我还不理解父母为什么反复强调,就算砸锅卖铁,也要供我学习。

现在有娃后,我都懂了。

为了孩子,我宁愿自己吃得差一点,不买衣服不买皮鞋,也想让他接受最好的教育。

这位爸爸的发言,说出了中国所有父母的心声:

再穷不能穷教育,再苦不能苦孩子。

我们中国人,非常舍得在培养孩子上花大钱。


2017年,中国家庭平均教育支出高达42892美元,占总支出的50%以上,排名世界第一。


累吗?太特么累了。


但也正因为如此,我们的民族才一直领跑全世界。

我有个表姐,高中不爱学习,最后考了个三本。等到步入社会,才意识到不对。


她受尽委屈,死命奋斗了十几年,才终于弥补了和高中同学的差距。


学历是一张敲门砖,绝对是句大实话,第一学历不好的人都懂。

她说,我经历的这一切,绝不允许在我孩子身上重演。


未来他有了能力,想选择什么样的生活,那是他的权利。


但是作为父母,让孩子未来拥有做“选择”的资格,是我的责任。

教育,就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来的绝对信仰。

以前,我们说:

书山有路勤为径,学海无涯苦作舟。

黑发不知勤学苦,老来方悔读书迟。

自古以勤奋为荣,怎么现在以奶头乐为荣了呢?

以前,我们还说:

十年寒窗无人问,一举成名天下知。

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

自古以状元为榜样,怎么现在禁止成绩排名,禁止宣传状元了呢?


高考当然不是完美的制度。

但一定是当下最公平,最适合中国国情的制度。

在中国放慢基础教育的同时,其他国家还在拼命往前跑。

身为东亚怪物房之一的韩国,高考选拔远比我们更残酷。

他们老师给学生训话时,有个词叫“四当五落”。

意思是,如果你一天睡四小时,就能考进理想学校。

要是睡五小时,就会落榜。


还有人脑补,说美国孩子都不学习。


事实上,你问问身边留学的朋友,就会发现在美国读研,比国内难多了。


美国人非常勤奋。他们和我们一样,不相信天上掉馅饼,推崇“凌晨四点的洛杉矶”精神。

去年,特朗普政府公布了他们第二季度的GDP增速,高达4.1%。


作为世界第一经济体,还能保持如此健康高速的增长,这是什么概念?


我想问,这是整个国家随便玩玩,就能获得的成就吗?


比你有天赋的人,比你还努力,那就真的没得玩了。

最后再来看看我们的邻居日本,我想比其他国家都更有借鉴意义。


1980年,日本政府开始推行宽松教育。

决定改革的原因,和我们一模一样:

觉得经济发展了,孩子没必要这么累了。

这种高强度基础教育,只能培养出考试机器。

采取的减负措施,也和我们一样:

降低课程难度,放学时间提前,不再进行排名。

最终结果是,这一代人口素质,发生了雪崩式下滑。

所谓“填鸭式教育”体系出来的学生,涌现了十几个诺贝尔奖。

但在宽松教育的这30年里,再也没出过一个诺贝尔得主。

人均GDP从1995年的世界第三,一步步跌落到全球第24。

日本人自己是怎么评价“宽松世代”的?

他们把这代人叫做“平成养豚”。

平成,是指1989年至今的年号。

豚指什么?猪。

步入21世纪之后,全世界都在问,为什么是中国?

为什么唯有中国,可以实现弯道超车,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?

除了中国人出了名的勤劳刻苦,还因为我们对教育进行了巨额投入。

我们不止是为自己这一辈人而活,也在为下一代人而活。


但现在革命尚未成功,就已经开始志得意满,

在日本错误的老路上一路狂奔。

我们也想把自己的孩子都当猪养吗?

我们实现全面小康了吗?没有。

人均GDP迈入发达国家行列了吗?还没。

中国高端制造业能满足内需了吗?不能。

不只是无芯之痛,

事实上连好一点的螺栓都需要大量进口。

摆在面前的现实是:

中国还有8亿人没坐过飞机;

人均可支配收入仅28228元;

大学扩招20年来,至今不到4%的人有本科学历。

每个人都扪心自问一下,

我们真的已经发展到放任自流的地步了吗?

明明还没有发达国家的钱,为什么得了发达国家的病?

一个人学渣思维,没什么危害性;

但当一个社会都被学渣思维主导,那就危险了。

这十几年来,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明,

中国的基础教育体系,并没有扼杀孩子的天性,抹掉他们的创造力。


反而是这群被“应试教育”培养出来的人,

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里,

就把中国建设成了世界第二的经济体。

这是任何一个推行“快乐教育”的国家,都不可能做到的奇迹。

基础教育减负,遗祸无穷。

第一个表现就是,中国再也在国际奥赛上拿不到奖了。

步入21世纪后的15年间,中国只失去过3次奥数世界冠军。


2014年以后,因为推行快乐教育,

中国奥数水平断崖式下降,已经连续四年与金牌无缘。


那么这四年的冠军去哪了?

答案是,全部被美国和韩国包揽。

很多loser对奥数污名化,意淫参赛的人都是书呆子。

实际上,只要有参赛资格的,

都是一等一的天才少年,同龄人中绝对的精英。

纵观最近几十年来的菲尔兹奖,一大半是国际数学奥赛获奖者。

中国从这门竞赛中被踢出局,令人痛惜。

如果继续减负下去,中国孩子将会在越来越多的领域出局。

说到底,教育减负,注定是一个五输的结局。

苦了孩子,累了老师,伤了家长,毁了教育体系,赌上了民族未来。

唯一在这个囚徒困境里获胜的,只有越来越贵的培训机构。

1911年,周恩来在教室朗声回答:“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!”

2019年,我们的教育部长说:“宝宝不高兴,问题很严重!”

108年来,我们到底经历了什么呢?

在刘慈欣的科幻小说《三体》里,有句话被科幻迷牢记在心。

那是宇宙对地球人发出的生死忠告:

不要回答!

不要回答!

不要回答!

而今天,我也想对中国当下的教育体系,高声呼喊一句:

不要减负!

不要减负!

不要减负!

今日话题


关于这个话题,你有特别的故事想要和社长分享吗?


欢迎在留言区与社长聊一聊,别忘了点个“在看”哦!



往 期 好 文

(点击图片可直接跳转到文章 )

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

虽然辛苦,

但是值得